supervpn  >  翻墙教程
赛博朋克加速器

克风雪终于渐渐小了,整个荒原白茫茫一片,充满了冰冷得让人窒息的空气。 赛博“还好,脉象未竭。”在风中凝伫了半晌,谷主才放下手指。 克热泉边的亭子里坐着两个人,却是极其沉默凝滞。 赛博吐出的气息都是冰冷的,仿佛一个回魂的冥灵。 加速器 那一眼之后,被封闭的心智霍然苏醒过来。她唤醒了在他心底里沉睡的那个少年雅弥,让他不再只是一柄冰冷的利剑。

加速器 他忽然觉得安心—— 朋“啊?”绿儿惊讶地张大了嘴。 加速器 “记住了:我的名字,叫做‘瞳’。” 朋往日的一切本来都已经远去了,除了湖水下冰封的人,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此刻乍然一见到这样的眼睛,仿佛是昔日的一切又回来了——还有幸存者!那么说来,就还有可能知道当年那一夜的真相,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手将她的一族残酷地推向了死亡! 克他无论如何想不出,以瞳这样的性格,有什么可以让他忽然变卦!

赛博“嘎——”在他一拳击碎药枕时,一个黑影惊叫了一声,扑棱棱穿过窗帘飞走了 克然而笑着笑着,她却落下了泪来。 赛博“嗯?”薛紫夜很不高兴思维被打断,蹙眉,“怎么?” 克“谷主在秋之苑……”那个细眉细眼的丫头低声回答。 朋“可是……”出人意料的,绿儿居然没听她的吩咐,还在那儿犹豫。

朋“一定?”他有些不放心,因为知道这个女子一向心思复杂。 加速器 薛紫夜愣了一下,抬起头来,脸色极疲倦,却忽地一笑:“好啊,谁怕谁?” 朋“不要紧。”薛紫夜淡淡道,“你们先下去,我给他治病。” 加速器 薛紫夜白了他一眼:“又怎么了?” 赛博“马上来!”绿儿在外间应了一句。

克——有什么……有什么东西,已然无声无息地从身边经过了吗? 赛博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,狂怒的人忽然间安静下来,似是听不懂她的话,怔怔望向她。 克纵虎归山……他清楚自己做了一件本不该做的事,错过了一举将中原武林有生力量全部击溃的良机。 赛博“……”霍展白的身子一瞬间僵硬。 加速器 霍展白听得最后一句,颓然地将酒放下,失神地抬头凝望着凋零的白梅。

加速器 “是不是大光明宫的人?”廖青染咬牙,拿出了霜红传信的那方手帕。 朋他看着她,眼里有哀伤和歉意。 加速器 “好!”他伸出手来和瞳相击,“五年内,鼎剑阁人马不过雁门关!” 朋长长的银狐裘上尚有未曾融化的雪,她看不到陷在毛裘里的病人的脸。然而那之苍白的手暴露在外面的大风大雪里,却还是出人意料的温暖——她的眼神忽然一变:那只手的指甲,居然是诡异的碧绿色! 克往日的一切本来都已经远去了,除了湖水下冰封的人,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此刻乍然一见到这样的眼睛,仿佛是昔日的一切又回来了——还有幸存者!那么说来,就还有可能知道当年那一夜的真相,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魔手将她的一族残酷地推向了死亡!

赛博他不顾一切地伸手去摸索那颗被扔过来的头颅。金索在瞬间全数绷紧,勒入他的肌肤,原已伤痕累累的身体上再度迸裂出鲜血。 克他也不等药涂完便站起了身:“薛谷主,我说过了,不必为我这样的人费神。” 赛博然而在她踏入房间的刹那,那个人却仿佛触电般地转过了脸去,避开她的视线。 克瞳捂着头大叫出来,全身颤抖地跪倒在雪地上,再也控制不住地呼号。 朋瞳有些怔住了,隐约间脑海里又有各种幻象泛起。

朋她有些困扰地抬起头来,望着南方的天空,仿佛想从中看到答案。 加速器 妙风停下了脚步,看着白玉长桥另一边缓缓步来的蓝色衣袂,“妙水使?” 朋妙风看着她提剑走来,眼里却没有恐惧,唇边反而露出一丝多日不见的笑容。他一直一直地看着玉座上的女子:看着她说话的样子,看着她笑的样子,看着她握剑的样子……眼神恍惚而遥远,不知道看到了哪个地方。 加速器 薛紫夜只是扶住了他的肩膀,紧紧固定着他的头,探身过来用舌尖舔舐着被毒瞎的双眼。 赛博那是什么样的感觉?悲凉,眷恋,信任,却又带着……又带着……